最新文章

车建新:穷人家的“富”二代,小木匠有大智慧

从负债600元到市值900亿,从木匠到管理公司的企业家,车建新靠着一路的摸爬滚打,向所有人证明了一条改变自己的道路:“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天分,只有勤奋。”

程维:中国互联网从没输过

我们几乎投资了Uber在全球的所有对手,并且不希望Uber能在这些地方迅速的能够占领市场。

冯仑:灰色地带的泼妇理论依然存在

冯仑甚至用“女人”来定义民企的三境界——小姐心态、寡妇待遇、妇联追求,他在节目中解释:“小姐心态就是提供好的服务,寡妇待遇是政商关系清楚,妇联追求是社会责任感。”

丁磊:我只想安静地做个匠系青年

当BAT争先恐后抢占风口时,都没有了网易的影子。佛系的一面,让丁磊和网易错过了一些机会。

吴国平:开发旅游小镇是一款养成类游戏

让中国传统文化之美在现代体现,当然不是完全地复制,而是跟现代之美结合起来进行创造。

潘石屹:东北没有一个企业家

潘石屹走出小村庄的山洞,上演了中国式的于连,从南下海南的一个搬砖打工仔,凭借“只要纯粹就好”的劲儿,做到了SOHO中国的董事长。

张维功:风雨中做事,阳光下做人

在阳光金融城里,有一组创业者雕塑,张维功特地强调,把自己做小一点,“要有感恩之心,感谢土地,感谢老天的帮忙”。

李书福:其实我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

2000年,“汽车疯子”李书福在《对话》中说到他要在中国做汽车,全场的观众都笑了。

周斌:若中国的财富管理按天计算,现在00:05

周斌看到了中国财富管理的空缺,进入了水大鱼大的财富管理市场,躲在了人民币的光环后做一个神秘而陌生的人。

曹德旺:年轻人今天注册公司,后天就想成为首富

在商业上,他只做汽车玻璃;在生活中,他也不参加中国企业家任何的活动,没有跨行业的朋友,他不属于任何的圈子。

董明珠:赌十亿是相信中国制造必然崛起

雷军和董明珠的十亿赌约,恰恰是互联网经济与制造业的碰撞,既是一个即兴的玩笑桥段,又是一场严肃的路径之争。

江南春:营收从30亿到130亿,我只做了一件事

专情在江南春的身上的体现,不仅是帮助企业获得精准的定位,更是专注于他所开创的商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