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花食间”花艺咖啡馆诞生,“我是花吃”鲜花饼的突围之路

痛点,来自重度布局线下体验店对团队的综合挑战

1
20147
图-1 “我是花吃”鲜花饼产品视觉

导读:“我是花吃”鲜花饼,在云南市场颇具知名度,主要通过互联网进行线上推广及销售,“我是花吃”在品牌传播方面具有独特表现力,算得上是国内鲜花饼市场杀出重围的又一匹“黑马”。

有不少鲜花饼爱好者,可能听说过“我是花吃”产品,但至今没能在线下店便捷地购买到“我是花吃”鲜花饼。

对于“我是花吃”鲜花饼来说,“热点”来自互联网高效粘度营销,“痛点”则来自重度布局线下体验店对团队的综合挑战。

图-2 李猛和“我是花吃”团队合影

今天,我们试着解读李猛和他的“花吃”团队又一次全新线下体验店的探索之路,这就是——“陪你花食间”花艺咖啡馆的诞生记。

 

——– 无情分割线 ——–

 

“我是花吃”鲜花饼,是互联网上知名度颇高的鲜花饼品牌,上过央视《创业英雄会》栏目,一度与罗辑思维牵手合作,还在湖南卫视《神犬小七》电视剧里植入剧情……

如今,1978年出生的李猛,已经是“我是花吃”鲜花创意美食、“陪你花食间”花艺咖啡馆的联合创始人,也算是“一门子”的持续创业者。

李猛说:“我看好的其实是花卉,而鲜花饼只是其衍生品之一!”

如今,云南鲜花饼已经处于红海市场,这些年轻创业弄潮者,在花卉行业又会玩出那些不一样的花火呢?

一、风口浪尖,逐浪而动的创业

创业前,李猛是个极其专注的人,换工作对他来说就是没事瞎折腾。

2001年,李猛从昆明理工大学毕业,开始踏入酒行业,从红酒到白酒,从业务员到管理公司品牌、运营、投资及产品开发,一干就是10年。

10年来,他从未有过要去折腾创业的心思。

十年间,李猛遇上酒行业最辉煌的时候,李猛可谓是得心应手,工作待遇优厚,独栋别墅花园式办公。

2012年开始,互联网进入快车道,更倾向营销的创业风口开始吹遍大江南北,云南酒行业、生鲜食品、花卉产业等都遇到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这时的李猛也开始意识到自己需要改变了。

二、“我是花吃”鲜花饼面世

李猛透露,“我是花吃”鲜花饼的想法,是从2013年开始萌生的。

李猛介绍,那时候新兴的“互联网创业”才刚刚开始,并不像现在这样常态化。在相对落后的云南,平台创业是人们看得懂却不一定能做得了的事情,他和几位合伙人否定了在云南做“平台类”创业项目的念头。

“作为云南人,值得我们骄傲的是有数之不尽的特色资源,尤其以特产居多,但云南区域的特产类消费主力市场,却被大量外来品牌占据着。”

这时,李猛萌生了要做一款能走向全国且能持续发展的云南独有产品的想法。

最初,李猛看好的是云南花卉。虽然云南花卉业在全国响当当,无疑前景很好,但离李猛自己的创业团队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因为,花卉已然是大农业范畴了,如果不能直接做花卉及鲜切花之类的创业,是不是可以做花卉的衍生品呢?

“吃、喝,这是门槛相对较低的创业类型,并且家庭能做,作坊能做,公司可做,集团亦能做。显然,吃喝这一行业可以融合最小的摊子也可存在于较大的集团,那为何不做与鲜花有关的食品。”

正式基于这样的思考,“我是花吃”鲜花饼诞生了。

2014年5月,李猛正式离开公司,退出酒行业,和创业伙伴一起成立“我是花吃”品牌,开始创业的坎坷之路。

三、“骨子里”的实体店与互联网的纠葛

“创业的过程中,你的每一份投入和支出都是你为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交的学费,成也好败也罢,自己经历过后的所得所获都是那些学费的给予。”

李猛为“我是花吃”产品交的第一笔学费便是建工厂,当时规划的工厂占地1500多平,这也是截至目前“花吃”团队创业路上学费交得最多的一次投入。

“人生皆有输赢,我们给自己设了最多输得起多少的上限和最少要输的下限,拿出各自的积蓄及资产来完成对自己的一个验证。”

从创业那天起,李猛开始“负债”,一切从零开始,不,其实是从负数开始的……

事实上,这只是李猛和“我是花吃”团队迈入一个陌生领域的漫漫征途的开始。

“现在看来,当真正确定要做一件事时,过程中,越是不熟的地方恰恰需要更大的投入来支撑和弥补自己的不足。”

李猛回忆,最初,“我是花吃”团队也计划过找代工厂,希望以合作伙伴的方式,联合开发,自己提供一些开发指标,一起做研发,共有配方。李猛花了三个多月时间考察了近三十家工厂都没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皆因大部分工厂硬件基础配置达不到要求,食品安全底线不达标或者做事透明度太低、价值观不一致等原因不能如约合作。

随后,“我是花吃”团队速战速决,决定自己建新工厂、建生产线,投资开发软件做分销平台,从上游做起,不走捷径,开始着力实体,塑造自己的“我是花吃”品牌。

“工厂的投资,是一个连续投资,会带来后期运营、原材料、人员管理等一系列的投资,但也只有这样体量的工厂才能满足千万级市场的需求,实现花吃要做全国品牌的目标。”

李猛把建工厂看作是团队要达成一个目标必然面临的最重要选择,至今对工厂的定位依然清晰,那就是:“一个有规模、实验级品牌的新型工厂。”

一般来说,能自建工厂和生产线的公司,一般都热衷于实体店的布局,希冀这种“实体”越重越好。

但是,缘何“我是花吃”团队至今没有成体系的线下实体店?

据李猛透露,“我是花吃”团队还曾在云南昆明做过一个烘焙的店中店,结果因业主方的合作等诸多问题失败了。

后来,“我是花吃”团队在四川成都一个商业综合体里联合开了一个600多平方米的体验店,但这种商业综合体本身商业流量支撑不起这个业态,“我是花吃”团队只能靠活动引流是完全不足以延续发展的,三个月后,果断停掉。

之后,“花吃”团队又在北京设立了一个25平方米,可谓是短小精干的烘焙现烤体验店,后因实体流量及产品策略调整,关掉了。

一次次的实体店试错验证,李猛屡败屡战。

李猛认为,“我是花吃”亦是痴傻的“痴”,有时创业就是需要一种看似很笨很笨甚至是别人无法理解的执拗与执着。

四、再造“陪你花食间”共享体验店

显然,“我是花吃”团队没有线下业态布局,也没有作坊店的基础,还是属于“中央工厂”的模式。

那时,“我是花吃”产品在互联网及相关渠道四面受挫,李猛和团队刷着信用卡给员工发工资,形势严峻,但李猛拒绝加盟,拒绝了几百家加盟商的申请,放弃上千万的资金回收,一心为做“花吃”的长线品牌。

“自己都不能做好,就坚决不开放加盟。”李猛说。

事实上,“我是花吃”团队拒绝了业内最常用的也是最快赚钱的加盟收益,“我是花吃”又将如何落地?

今年11月初,李猛宣布“陪你花食间”花艺咖啡馆正式开业,给众多忠实“吃货”及行业“友商”可谓是眼前一亮。

无疑,“陪你花食间”是“花吃”团队做线下社群和服务型产品业态的开始,也是“我是花吃”品牌挺进花卉业和加强用户体验互动的有一次重度实践。

在业务模式上,“陪你花食间”花艺咖啡馆,将通过组织花艺教学、咖啡教学、点心教学等互动环节来加强用户体验,让客户真正的学会为了快乐花时间。同时,通过伴手礼、餐点配套等方式与“花吃”进行融合,让“花吃”继续把幸福感传递出去。

准确的来说,“陪你花食间”是一个“共享空间”创新产品,不是简单的一杯咖啡、一本书,店里的每一副画、每一件饰品、每一盆花、每一张桌椅都来自于团队的亲手设计及客户的留念,都有各自的故事。

显然,“陪你花食间”花艺咖啡馆,将是“我是花吃”品牌在“花”和“幸福感”的融合上做到“多位呈现”最好的一次尝试。

我们期盼着,李猛和他的“我是花吃”团队,能够通过“陪你花食间”花艺咖啡馆将“花之幸福感”带给更多的消费者……

未来,李猛和他的“我是花吃”团队还将不断的探索与尝试。

对于李猛来说,创业就是探险,愿他们理想坚定、向着远方,一路纵情向前。

(本文经专栏作者 FoodTime 重新整理编辑)

1条评论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